为何江苏是散装的,相邻的浙江却不散装?

江苏省最近很“火”,有两个关键词:十三太保(省辖市),散装。“散装的江苏”这个梗逗笑了很多人,但同时也有很多人不解,江苏能散装,为何与江苏为邻的浙江却不“散装”?这和两个省的地理与历史大有关系。

江苏是我国为数不多的横跨南方和北方的省份。如果只从地理角度看,江苏分为三个部分。长江以南为苏南,长江以北、淮河以南为苏中,淮河以北为苏北。另一种说法是长江以南是苏南,长江以北是苏北(江北)。

很多省都只有一种文化,而江苏的文化非常多。如果笼统的来说,江苏至少有两种文化,就是江南文化和中原文化。长江以南的南京、镇江、苏州、无锡、常州以及长江以北的扬州、南通,都属于南方文化。南方文化又细分为很多类,比如江淮文化和吴文化。吴文化包括苏州、无锡等城市,南京、扬州应该属于江淮文化。江苏省西北的徐州只是在行政区划上隶属于江苏。徐州是典型的北方城市,气质雄浑豪放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。徐州在气质上和小桥流水人家的苏州完全不搭,“格格不入”。

江苏省十三个省辖市基本上都是各自为战,互相不服气。不要说省辖市之间不服气了,县不服市,镇不服县,村不服镇。由于地理上的原因,只要南北对峙,淮北(非指安徽省淮北市,此文中只指江苏省淮河以北地区)基本上都由北方王朝控制,如三国魏、后赵、前秦、北魏、五代、金朝。南方王朝与北方王朝往往就是以淮河为分界线的,淮北与北方的联系更多,无论是行政、经济还是文化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定都南京后,为了给南京打造防御体系,将淮北纳入直隶(明朝迁都北京后称为南直隶)。从此,徐州等地才与南京、苏州等长江以南城市在同一个行政区划内,一直沿用至今。

浙江的情况和江苏是不一样的。就地理来说,浙江是相对比较封闭的。浙江北部与江苏的边界,西边是山,中间是太湖,东边是运河和很多湖泊。浙江西部与安徽的边界基本上都是山区,比如有著名的天目山。浙江和江西、福建的边界都是山区。在古代交通不便利的情况下,这样的地势相对来说易于防守。不过同时也会产生一个问题,就是本区域的交流也相对固定,语言和风俗也相对更近一些。咱们看江苏省的语言,徐州人不要说听不懂苏州语,就是离徐州最近的宿迁话都未必听得懂。

早在春秋时期,浙江就基本上是越国的统治区域,国都是会稽,也就是浙江省绍兴市。到了西汉和东汉时,浙江全境都属于扬州会稽郡。只是到了三国时,由于经济的发展,人口的增加,浙江南部才出一个临海郡,以后郡的数量逐渐增加。不过即使如此,在更多的时候,浙江省区域还是基本上属于同一个行政区划。比如南北朝南齐的扬州,除了江苏南京和上海,剩下的地盘都在浙江省。浙江真正形成一个完全的行政区划是在五代十国,钱�H建立的吴越国,疆域主要就包括现在的浙江全省,以及苏州和上海,宋朝也差不多。明清两朝更不要说了,浙江省的辖区和现在的浙江省几乎完全相同。

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,浙江省是很难出现“散装”情况的。当然,这是在全国范围内,浙江不“散装”。在浙江内部,各地还是存在竞争和互相不服气的。比如浙江三强杭州、宁波、温州就是这样,杭州和宁波都是副省级城市,温州的商品经济又非常发达。再举一个例子,金华市有两个代管的县级市,就是义乌和东阳。金华市就有些“散装”,比如义乌很少自称金华义乌甚至是浙江义乌。东阳的名气可能没有义乌大,但东阳有一个镇你一定知道,这就是横店镇,“成天改朝换代”的横店影视城就在这里。这些地区经济发达,自我性相对高一些。像这样的情况,其实每个省都存在,只不过没有江苏那么高的“散装度”。更多浙江地理历史文章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地图帝